□本報記者莫小松
  □本報見習記者馬艷
  □本報通訊員周慶肇許皓景
  近年來,隨著農業產業結構調整,新農村建設步伐不斷加快,農民生活水平不斷得到提高,但是,賭博等社會醜惡現象也隨之抬頭。在廣西壯族自治區農村地區,麻將、撲克牌“三公”、推牌九、賭“筒子”、賭大小、外圍“六合彩”、電子游戲機等賭博違法犯罪活動時有發生。打擊農村賭博違法犯罪活動,凈化社會風氣是當前公安機關面臨的一場硬仗。
  農村賭博老少參與
  在剛剛結束的春節長假里,許多回家過年的村民都趁機賭了一把。2月11日,廣西柳州市公安局雒容派出所在前期縝密偵查、取證的基礎上搗毀一個賭博窩點,當場抓獲涉賭人員13人。
  據調査,這些賭博人員大多數是雒容鎮秀水村、連豐村、高岩村的村民,這些村民平時外出務工,春節期間回家過年。參賭人員在秀水村一屯商店內用撲克牌以“三公”大吃小的方式聚眾賭博。原本是為了回家過年,結果還沒有過元宵節就進了拘留所。
  農村地區是賭博現象的重災區。最近,廣西梧州市藤縣公安局對2013年查處的賭博案件分析發現,賭博案件發生地在城區的約占20.6%,在城郊接合部的約占35.9%,發生在農村地區的案件約占43.5%。這些案件的設賭地點一般在民宅、田間地頭、山嶺、圩市街邊、露天工棚、游戲機室以及賓館、棋牌室、活動中心、酒水吧等場所。
  根據藤縣警方的分析,近年來賭博案件有兩個新趨勢:一是涉賭人員使用一些有科技含量的工具逃避打擊,如放哨用的望遠鏡、對講機、視頻監控等,投註時通過電話、傳真、網絡等,具有一定反偵查能力;二是參賭人員由以往的以無業人員為主轉變成現在的多元化,涉及無業閑散人員、農民、學生、民工、個體戶、企業管理人員、機關幹部等各個層面,給公安機關打擊、取證和審訊偵破工作造成極大困難。
  在廣西崇左市寧明縣,寧明公安局在2013年8月到9月中旬的一個半月里,搗毀和取締25個賭博窩點、5家賭博游戲機室,查獲涉嫌賭博人員168人。據寧明警方介紹,農村裡從老人到少年都或多或少參與到賭博中。因為這些小賭博的不斷滋生,逐漸衍生出了好賭之徒,因賭而產生各種違法犯罪行為影響了社會治安穩定。
  公然聚賭公然抗法
  公然聚集賭博的現象影響十分惡劣,而在崇左市天等縣,賭博人員的賭博手段更“變本加厲”,出現逢“白事”必賭的怪象。
  2013年11月13日,在天等鎮勝利街有“白事”,天等縣城關派出所民警得知後立即向“白事”家屬發放禁賭宣傳資料,呼籲家屬自覺拒絕外來人員在辦喪期間聚眾賭博。然而,次日凌晨,“白事”露天的街道旁仍然有人聚眾賭博。民警迅速出擊,當場將圍坐在賭桌旁聚精會神賭“三公”的24名涉賭人員抓獲,查獲賭資5000餘元和賭具一批。
  根據警方調查,涉賭人員與辦喪主人並無親屬關係,賭博組織者在辦喪主人家門前聚眾賭博,目的是用“白事”做盾牌,利用警方查賭時擔心破壞辦喪氛圍的心理,給公安機關打擊處理增加難度。
  而在廣西賀州市富川瑤族自治縣,2013年4月16日發生的一起妨害公務案更讓人觸目驚心。
  當天23時許,賀州市公安局城區警務支隊20多名民警依法到富川瑤族自治縣古城鎮水寨村某民房查處賭博活動,當場抓獲一批參與賭博人員,查獲賭資若干,隨後民警將參賭人員帶上執法車輛。
  當警方準備離開時,一些參賭人員及村民約100多人對民警進行圍攻,威脅、恐嚇、推打民警,阻攔執法車輛駛離現場,妨害民警執行公務長達半小時,致使被押上執法車輛的參賭人員全部逃跑,收繳的賭資被參賭人員搶回,記錄執法過程的內存卡被迫丟棄,在富川瑤族自治縣古城派出所民警到達後,執法民警才得以離開現場。
  目前,這起案件已由廣西富川瑤族自治縣人民法院審結,3名被告人因妨害公務罪獲刑。
  開設賭場牟取暴利
  賭博惡習害人不淺,提供賭博場所的行徑更是法律明文禁止的,但受利益驅使,農村開設賭場犯罪案件逐年上升。
  根據統計,2010年至2013年10月,崇左市扶綏縣人民法院共受理農村開設賭場犯罪案件106件200人。目前,在該院受理的各類刑事案件中排名第4。
  在扶綏縣人民法院審理的這些案件中,被告人多為本村村民,熟悉當地地形、村民村風等,易於進行開設賭場的犯罪活動,其中初中以下文化程度的村民占68%,年齡在30歲至50歲的村民占72%。這些犯罪往往披著“合法外衣”,鄉鎮一些茶室、棋牌室,農村的小賣部、代銷店都變相成為涉賭人員的俱樂部。
  據扶綏縣人民法院的調查分析,參賭方式基本為“大小”“六合彩”“大眾三公”等,簡單快捷,眾人參與性強,同時還伴有出借賭資,發放高利貸行為。在這些案件中,85%的案件為共同犯罪,賭場抽頭獲利往往只需很短的時間,而且只賺不虧。
  在“六合彩”賭博案件中,記者瞭解到,不法分子通過接收參與香港“六合彩”特碼賭博人員報來的碼單,再將所接收的碼單報給莊家的方式,一般從中獲取10%(賭特碼)或3%(賭波色、單雙等)的“水費”。
  今年2月12日,南寧市上林縣人民法院開庭審理李某等4人開設賭場案。此案在當地影響較大,其中兩名被告人分別是上林縣計生局、上林縣農業局的職工。根據公訴機關的指控,2013年10月中旬至11月,其中3名被告人在上林縣大豐鎮某麻將館合伙開設賭場,組織參賭人員利用撲克“鬥牛”的賭博形式從中“抽水”,收入人民幣11萬餘元。同年11月9日,3人把賭場搬到被告人石某家,每天支付其300元至500元不等的場地租用費。
  2013年8月8日至8月27日,河池都安瑤族自治縣九渡鄉韋某全、李某新等15名村民,在兩個村子里開設賭場抽頭漁利,供周邊群眾用撲克牌以“三公”的方式進行賭博,賭場每天有10至30人參賭,賭場自開設至案發的19天時間,韋某全等人在賭場內抽頭漁利2.88萬元。
  □說“法”
  遏制農村賭博
  還需綜合治理
  如何遏制農村賭博犯罪?最為直接的辦法是嚴厲打擊。
  今年以來,廣西壯族自治區各地警方陸續掀起“禁賭風暴”,其中的一些經驗值得借鑒:東蘭警方將工作觸角延伸至鄉鎮村屯,採取地毯式排查和“一刀切”打擊方式,全面鏟除賭博毒瘤,凈化農村社會治安環境;河池大化瑤族自治縣統籌全縣開展禁賭工作。在黨委政府的統一領導下,成立全縣禁賭工作領導小組,在各鄉鎮組織成立查賭專業隊伍,聯合公安民警、鄉鎮幹部、村幹部和治安積極分子,形成查賭合力;大化警方專門出台剛性問責規定,對轄區內賭博活動查禁不力的主要領導追究其領導責任。比如為賭博違法犯罪分子通風報信或充當“保護傘”的,聚眾賭博在轄區存在3天以上不能及時發現的,當地派出所所長、指導員就地引咎辭職,治安大隊長、分管副局長接受處分;對執法不嚴、放縱犯罪的,嚴肅追究辦案民警和主管領導的責任,構成犯罪的,追究其刑事責任。
  農村賭博是一個社會問題,僅靠公安機關的嚴厲打擊難以根治。崇左市扶綏縣人民法院在調查報告中對此提出了建議:司法機關要密切配合,互相支持,形成強大的打擊合力。此外,加強禁賭法制宣傳,提高群眾對賭博危害性的認識;加大文化事業建設的投入,豐富群眾業餘文化生活;拓寬就業渠道,積極解決農村剩餘勞動力就地轉移和城鎮失業人員再就業問題。馬艷
  製圖/高岳
  鏈接
  1月18日,河北省博野縣警方打掉一個以賽狗的方式進行賭博的團夥。
  1月上旬,博野警方接群眾舉報,稱有人在農村地里利用賽狗的形式進行賭博。該局迅速出動,當場抓獲嫌疑人劉某、李某、吳某、張某4人。經查,劉某等4人於2013年年底至2014年1月上旬,利用賽狗的形式召集大量人員進行賭博,每一局均由兩隻狗來捉一隻兔子,先抓住兔子的押註方獲勝。由於此種方式新穎刺激,幾天時間就吸引了大量群眾,每次賭博人數多達三四十人,影響極其惡劣。據4人交代,其從中抽取利益近四五萬元。目前,劉某等4人已被依法刑事拘留。
  (原標題:廣西警方披露農村賭博案件新特點)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eb10ebuxiq 的頭像
eb10ebuxiq

波斯貓

eb10ebuxiq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